萧玄武.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261章 私刑,盛唐大救星,萧玄武.,笔趣阁御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安菲娜姬又去蜜园忙她的“长安首富计划”了,王烁都没再打扰她,自己去了书房,想要安安静静的看会儿书。

王烁一直有着看书的习惯。生活越是越喧闹和忙乱,他越想沉下心来看书。他认为,这既是劳逸结合的休息,也是情绪的舒缓与心灵的沉淀。

王烁把它视为,精神健康的理疗。

世界很喧闹也很复杂,爱阅读的人才没那么容易迷失自己。

今天,他特意拿了一本《汉书》来读。

看来自己并没有记错,他在书里翻到了那一段话,“皇矣汉祖,龚行天罚,赫赫明明。”

他不由得想到,一般寻常的凶杀案,动机无非就是寻仇、图财和为情,再不就是突发矛盾激情杀人,等等的这一类。

但这棕案子有点奇怪,凶手格调还挺高,号称是“替天行道”。

估计,还是个有文化的杀手。

如果凶手不是在虚张声势和浑淆视听,那他一定是预谋良久、计划周密之后才实施的杀人。

类似的案例,古代有没有王烁不知道,但他在许多的都市警匪剧尤其是美剧里面见多了。

这样的凶手一般都是比较自负的高智商罪犯,多半会连环作案,并有挑战司法权威的意图。

王烁看着书,脑子里却在想这棕案子。

虽然嘴上说不必事事躬亲让李晟和崔敬他们去查,但是毫无疑问,这棕案子已经引起了王烁很大的兴趣。

次日清晨,安菲娜姬照例一大早的就噔噔噔跑下了楼。

王烁也早早的起来了,没有磨蹭和浪费时间,迅速洗漱完毕来到饭堂吃过了早饭,然后把赵无疾叫到了身前。

“我怀疑,昨天那棕杀人案的凶手,会再次作案。”王烁直言道,“现在我结束休假。去叫冯刚丁贵等人,今天一起去左街署。”

赵无疾应了喏,笑道:“二公子,还是闲不住啊?”

“还真是有点。”王烁笑道,“歇个一两天,感觉也够了。真要歇个十天,我怀疑我的骨头都会长毛。”

稍后王烁就穿上他的官袍,带着赵无疾与卫队的人来到了左街署。

刚一进门,正好遇到崔敬在往外走。

“王将军,你来得正好。”崔敬道,“属下正要去往将军府上,向将军汇报。”

王烁心中一凛,“何事?”

“属下有两件事情汇报。”崔敬的表情也是严肃,说道:“一是,属下已经将杨慎矜移交给了御史台,签押文书都已办妥,并无半点差错。”

“辛苦你了。”王烁道,“另一件呢?”

“昨天东市的那一棕杀人案,蹊跷!”

王烁一听就来了精神,连忙把崔敬叫进自己的官署里坐下,认真的详谈。

崔敬说,他今天黎明就赶到了凶杀现场,天一亮就展开了调查。他在现场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证物。

说罢,崔敬就将证物取了来。

它看起来,像是一张被揉皱沾了许多灰土的废纸。展开一看,当头三个血红的大字“天罚令”!

下面另有几行黑色墨水写的小字。

“龚行天罚,赫赫明明。”

“受刑者:冯叙。”

“罪名:卖妻灭子禽兽不如,滥杀无辜丧尽天良。”

王烁看完之后,连忙问道:“被杀之人,就是陈叙?”

“没错。”崔敬道,“这是我在陈叙房间的窗户外面捡到的。看它痕迹,至少已经在外面躺了两三天了。属下估计,冯叙在被杀之前看过了这张所谓的天罚令,但他根本没当回事,揉成一团就扔到了窗户外面。”

王烁眉头一拧,“你是怀疑,凶手在杀人之前,先给他送了一张天罚令?”

“是的。”崔敬道,“属下已经派不良人四下走访调查过了,这个冯叙还真是个恶棍。他父亲曾是东市的一名商人,经营有方小有财力。老人家过世之后,把家产和店铺都留给了冯叙。

但是冯叙不务正业吃喝嫖赌败光了家业,连店铺和祖屋都变卖了。为了偿还赌债,他的一妻二妾先后都被他卖到了平康坊为娼为奴。从此,他就沦落到了在东市做牙郎脚夫,卖苦力为生。但他仍旧赌钱。有一次他的女儿生病了,无钱医治,他厚着脸皮跑到平康坊,找他的前妻借钱。”

王烁心里暗骂了一声:真是个极品渣男!

崔敬继续道:“冯叙倒是借到了钱,但他居然拿着钱跑去赌了一整夜,输了个精光。回家一看,小女儿已经死在了家中。”

“我去他妈的!”王烁没忍住骂出了声来,真想说一句:杀得好、杀得好!

但职责与立场所在,这种话肯定是不能说出口的。

就算黄叙再该死,也不能让逾越了法律的私刑,对他进行取决。

虽然法律永远有待完善,但人类的社会绝对需要法律。那是具有公信力的、所有人必须去遵守的规则。

假如,我看你不顺眼,我认为你干的事情不对,我就要宰了你!——这行吗?

这种没有明确标准、不需要确凿证据来定性、但凭心情与道德水准来决定的私刑,一但纵容泛滥开来,将会是所有人共同的灾难。

“那是前年的事情。”崔敬说道,“天罚令上写的‘卖妻灭子禽兽不如’,大概就是指这件事情。”

“前年?”王烁点了点头,“那滥杀无辜丧尽天良,这又如何讲?”

“不良人,还在调查。”崔敬道:“属下已经叫人排查过旧档,并未找到有关冯叙的记录。在属下多年的办案经历当中,也对这个冯叙没有印象。”

王烁道:“也就是说,虽然冯叙道德有亏,但他以往并无犯罪被抓的纪录?”

“没错。”崔敬道,“至从两年前他女儿死后,冯叙就一个人过活。他平常都只在东市做牙郎或是脚夫。东市要是没活儿,他就进购一些日常杂货,拉到长安城外的山野乡村去贩卖。属下已经派人,找到熟识于他的一些牙郎脚夫盘问过了。冯叙虽然人品不好,但他也没什么仇人。”

王烁的眉宇沉了一沉,“他的前妻,难道不是他的仇人吗?”

“属下刚刚把冯叙的前妻带到了左街署,正准备去向将军汇报。”崔敬说道。

“办得好。”王烁马上站起了身来,“人呢?”

“在问案室。”

王烁立刻来到问案室,见到了冯叙的前妻。

她姓胡,二十五六岁的模样,小有几分姿色。

说到冯叙,胡氏又是冷笑又是恨得咬牙切齿。还一个劲的叫道,死得好,大快人心,老天早该收了他这个祸害!

“你有没有杀人?”王烁直接问道。

“贱妾倒是希望,那个祸害是我自己亲手杀的。”胡氏一边冷笑,一边摇头,“但是很可惜,贱妾手无缚鸡之力,从来只有被他毒打的份。再者我也没有那个杀人的狠心与胆量,不然我早就下手了,还会等到今天?!”

王烁沉吟了片刻,“你可以回去了。但我的人,随时可能再来找你。所以,请你不要随意外出。”

胡氏站起身来,款款施一记万福,“如果是王将军亲自来的话,贱妾可以免费伺候你一晚。”

王烁的脸皮一抽搐,崔敬和其他人的则是使劲憋笑,都快要憋出内伤了。

“身先士卒所向披靡,二十五骑大破祅祠。这年头,像王将军这样的少年英雄,已经很少见了。”胡氏一边笑着一边往外走,看似心情还挺好,“何况,王将军还长得一表人才。”

这女人摇摇曳曳的走了。

王烁抹了一把额头,还真是出了点汗。难怪感觉凉凉的。

“那女人没说错,将军确实一表人才。”崔敬终于笑出了声。

“咱们,怎么就轮不到这种好事?”另外几人也笑。

王烁冷笑了一声,“去照镜子,立刻知道答案!”

众人开心了不到一分钟,一名不良人飞也似的跑进左街署。

“报——有重大案情!”

王烁与崔敬等人,连忙从问案室跑出来。

大家一眼就看到,那名不良人手中拿的一份……

天罚令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历史军事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冷少的专宠

流梦丹,分类:言情穿越,状态:连载中,字数:1.15百万字,

三国:从五岁神童到大魏霸主

牛奶糖上天榜

叶慕莫深阅读

沈翘夜莫深免费阅读

化宋

祈祷君免费阅读

入肉记(H)

木兆

无敌从野猪开始

野猪小佩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