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明的路n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天天爆炒年年下崽儿的分支结局大纲(H),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(囚禁调教h),显明的路n,笔趣阁御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上章结尾说的那个分支结局也太劲嘞,就搞出了个大纲(。)故事发生在上章结尾的十年后,十年后的希雅就完全长开长成大美人啦,对各种play的耐受度也会变高,不会搞一搞就求饶,但哭还是一样的爱哭x

和本篇的设定不同,这个分支线路里的布兰克确实被希雅绑住了,希雅走得毫无踪影后他才脱困。他收拾完莱斯留下的烂摊子,建立培养自己的势力后,就在世界各地搜寻希雅,但希雅跑到特别偏远的地方去了,搜了几年都搜不到。布兰克想到她临走留下的话,想是不是自己变成莱斯那样,就能让历史重演。

布兰克虽然有阴暗面,但本心还是向善的(不然本篇的he里希雅也不会接受他)对于侵略和滥杀无辜有心理包袱,所以起初都是小打小闹,虽然有着压倒性兵力但也只是骚扰骚扰周边国家的边境。希雅得知了消息也不鸟他,她还没有圣母到去做世界警察的程度。

试探了好几年都没动静,放出消息说只要她回来就和人类和平建交也没回应,布兰克愤怒又绝望,就拿下了邻国还屠城,虽然搞屠杀的时候有些不安,但想到希雅又狠下了心,对她的感情也从想要重修旧好变成爱恨交织。

屠完后就破罐子破摔往残暴人设转变了,势如破竹地把迦南吞并了一大半,还整天对人类搞些不堪入目的r18g展开。希雅这才坐不住了跑去偷袭他,下的都是杀招把他打成重伤,但布兰克几次想放杀伤性魔法都下不了手,只把她拖得力量耗尽被侍卫拿下,被剑卡着脖子压着跪在地上。十年不见心心念念的爱人啊,用满是仇恨好像在看什么污秽之物般的眼神看着自己,布兰克心里仅剩的一点火焰也熄灭了,只想在她身上戳几个洞听听她的惨叫,但又舍不得,不管怎么说希雅还是代表着他对美好的企盼的。

虽然都是曾经的事了。

首先当然是要废掉她的魔力,把魔法回路一根根地挑出来切断,那可够疼的,但希雅咬紧了牙不求饶不发出惨叫。布兰克把她抱在怀里上下其手:“不知道这种手段吧?是我这十年间特意为你发明的,当初封印你魔力的时候你还求我不要呢,果然是长大了……但还是一样爱哭啊。”一边说一边亲吻她的泪水。

同时还动手动脚的,“噢你的反应还是一如既往的大,真是令人怀念,想必你也知道人类没有发情期了,当初用的就是这种媚药啊,只外用了一点点效果就这么好了,要是全喝下去又会怎么样呢?”

不顾她惊恐的眼神强灌下去,大笑着说不要这么害怕嘛,当然经过一些改良啦,不会让你的脑子烧坏的,只是身体离了肉棒大概就活不下去了吧?还是尽早习惯吧,以后你要把这个当水喝的。然后语气兴奋地给她介绍拘束用具,是请哪些哪些个能工巧匠打造的,用了什么什么珍惜材料,那可叫一个刀剑不入什么魔法都没辙,连我自己都打不破……诶不要哭啊,当年不是适应得很好吗?现在整个世界都快是我的了,不会再像当初一样遇到什么危险,不得不放开你。

所以这个锁上后就真的是永远了啊。

希雅绝望得都要晕过去了,之前她还隐隐有些企盼,觉得布兰克不会毫不留情,却没想到他变得这么彻底,语气还是温温柔柔的但做的事比莱斯还要疯,他看起来好恨她啊,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在为这件事心痛。

但不管心里多纠葛,还是被摸得高潮迭起了,然后就是十年前都没做成的正戏了(这篇肉文都14万字了,男主居然还没上过女主!)

插进去后布兰克有些惊喜,噢你还是处女啊,那太好了,省的我把碰过你的人找出来杀掉了,不过你这十年间没和人谈过恋爱,没有拥抱接吻过吗?真的没有吗?希雅顿时心惊胆战的,其实她对布兰克也是念念不忘,但日子总是往前过的,她也有了想要继续交往的人,虽然还是恋人未满的关系。

“你紧张得下面都夹紧了啊,看来是真有这么一个人呢。”

“是因为他才一直不来见我吗?”

阴冷得简直是从地狱传来的声音,但心里越紧张越绝望,身上的快感就越强烈,她一边听布兰克说着要怎么找出那个人将他虐杀,一边被操得呜咽不止,在快高潮的时候戴上项圈,脚镣,双臂被压在身后锁死。

(别问为什么永久保持这个姿势还不会肌肉坏死不会机械性窒息,问就魔法。)她作为人的一生等于是就此结束了,但心理上的刺激反而将她推向极致的高潮,爽得魂儿都快飞没了,回过神后她甚至有了些不合时宜的安心感:在绝对的控制下,仇恨与反抗都再无必要,不用再想着责任和未来的道路,只需随波逐流就好了——至少身体上还是舒服的?

可如果是这样的话,当初留下不是更好吗?造就了这么多无辜的牺牲……是她做错了吗?

操完后布兰克又给她戴上乳环阴蒂环尿道锁,也都是永久性的(箍住的款式,不是穿刺,至于为什么无法取下,问就魔法)打上淫纹,时时刻刻不间断地给予她刺激,但得经过他的允许才能高潮。

——不要妄想能得到片刻的轻松啊,我心爱的人,是你将我造就成现在的我,你要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
然后就是天天爆炒(实不相瞒,搞魔族设定就是为了连续爆炒也不会肾虚……)媚药当水喝,小穴里要么夹着肉棒要么夹着性玩具,没有一刻空闲。至于能不能高潮就全看布兰克的心情,有时候一连十几次,有时候……也许永远也不会再有了,谁知道呢?有天希雅被虐得狠了咬了他一口,布兰克看着伤口就笑啊:真是怀念,当年你也这么做过,真的是一点都没有改变……当初我是怎么做来着?

于是掐着她的脖子一顿爆炒,让她在窒息中高潮,事后又喃喃自语着不对,我不该对你这么粗暴。

就拉来战俘挨个砍头,笑着说你咬一口我就砍一排,哎呀对他们来说也许早点死了反而比较好?……别哭了,对不起对不起,只是想起当初情绪有些失控,你还是可以骂我,可以大叫你恨我,不然会憋坏的啊。

但你要知道,都是因为你我才会变成这副模样。

侵略迦南的行程也没停止,每天一边肏她一边讲今日战况,又干掉了哪个将领又拿下了哪座城池,又在城里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,逼她在火烧火燎的情欲中强作清醒,主动做些羞辱淫荡的事,或是完成他设下的什么任务来换取俘虏相对较好的待遇。希雅不止一次地想一死了之,但嘴里不是含着肉棒就是塞着口球,说话的机会都很少,咬舌那是想都别想。最后把赤身裸体穴内塞满玩具的希雅拉到王宫,不顾她断断续续嗯嗯啊啊的哭求,在她眼前砍掉仅剩的几个亲人的脑袋,还恰时解开淫纹限制让她高潮了几次。

“我是在报复你吗?不,你怎么会这么想?……好吧,也许是,我曾那么可怜、那么狼狈地哀求你不要走,求你给我一次机会,但你头也不回地走了……我刚开始杀人时也很痛苦,我并不想做这些事,但这也许是仅有的能够见到你的机会。

为什么那时候你没出现?为什么我在侵略周边几个小国的时候你没出现?你有无数次机会制止我,但你为了自己平稳的生活装作一无所知,都是你的错啊,是你给了我名字又抛弃了我,是你把魔鬼放出来又不负责任地一走了之,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啊。

是不是只有绝对的力量才会让你服从?当年也是非得动用暴力你才肯侍奉我。真是贱啊,我曾愿意把全部的爱献给你,让你不受任何伤害,但你弃之如敝履,非得我变成现在这样子你才愿意归顺于我吗?

不,我真的不想报复你,我仍然爱你,你给了我名字,你让我成为了我。砍掉这些人的脑袋只是因为他们见到了你的裸体,我不会让任何人侮辱、伤害你的,不要哭了,看看我吧,求你看看我吧,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看我一眼?……

想要再见到你是错吗?”

之后希雅一直做噩梦,深夜惊叫着醒来,被布兰克抱在怀里拍着背柔声安慰,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十年前,自己还能够毫无芥蒂爱他的时候。如果当时没有执意要走,是不是会有更好的结局?

可想要自由的人生是错吗?

哀哀哭泣时听到布兰克温柔地问她想不想重新开始,只要她愿意的话随时都能够重新开始。虽然他对她因爱生恨,但基底还是爱啊,她是最特殊的人,命运之人。

不管出于何种缘由希雅都只能答应,小心翼翼地提了个请求,问他能不能对人类好点。布兰克一口应允,第二天就撤兵并重建王城,建得差不多了带她去朝堂上露了个脸,对着前朝老臣说这就是你们十年前不知所踪了的小公主,马上就要嫁给本王了。

接着就是举行婚礼,前朝的唯一血脉——也不算唯一了,肚子都大起来了——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嫁给现在的王,衣服再奢华繁复也遮不住她手脚上的镣铐和脖子上的项圈,是最尊贵的王后也是最低贱的奴隶啊,不过也没人敢对她露出异样的眼光。

希雅怀孕后身体变得更敏感,乳尖又涨又酸时时渴望被人揉捏,而乳环从来都只会加重她的苦闷与焦灼而不是减轻,虽然她渐渐习惯忍耐情欲了,但穿上婚服,布料触及到乳尖后还是被刺激得直翻白眼,束腰让她陷入轻微缺氧状态,一用力呼吸就会因乳尖和衣料的摩擦爽到失神。

要不是淫纹限制怕是要一步一高潮,她用尽自制力控制着不能失神不能发出浪叫,不能死命磨蹭衣服去追寻不可能的释放,她怕毁了婚礼布兰克又要发疯,但越是克制身体越是爽得不行,面纱掩盖之下的嘴角不停流出津液,长裙遮盖住的下体也是一片狼藉。她满心期盼的就是仪式结束后能舒服一下,能吗,不能吗?谁知道呢。婚后的日子就还行吧,布兰克对她还蛮好的,不过性上的折腾一点没少(毕竟这是肉文)高潮也还是看心情给,平心而论也不算少,但体质被改造成这样,再多的高潮也没法疏解时时刻刻大量产生的快感。不过希雅自暴自弃后也品尝到些异常的快乐,禁欲得越久,到达的顶峰就越高,她甚至觉得忍耐的过程比高潮本身更舒服了。

天天爆炒炒完还要用玩具把精液堵在里面,于是怀孕就没停过,生了怀怀了生,天天大着肚子被布兰克抱在怀里操弄,安全起见除了进食说话含几把嘴里都还要塞着口球,但什么都不用思考只用挨操的生活好舒服,无法求饶只能咬着口枷呻吟的感觉好舒服,双手永远被固定在身后只能张合手掌的拘束感好舒服,终身都无法逃离的绝望好舒服,就算没有高潮也好舒服,她被操得魂儿都要没了。

心血来潮时布兰克还会带希雅去王城里逛逛,他不发疯的时候还蛮有才干的(毕竟几十年的日子不能活在狗身上)王城发展得很是繁荣,时间再久一点,两人甚至会产生什么都没发生过的错觉。

无辜的牺牲者们被逐渐淡忘,还活着的人们都有了新生活,或是在不得不接受的新生活里找到了自己独有的乐趣,看起来似乎是不错的结局?

但正是因为看似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才会产生细微的悔恨吧,在握着她因血液流通不畅而始终冰冷的手心时,在看着她黯淡无光只剩情欲的眸子时,会恍惚地意识到好像不该是这种结局。想来真的是做了太多错事,但除此之外,还能怎么做才能留下你呢?

为什么要这么固执,这么不知好歹,非要逼得你无路可退才肯放弃呢?

啊啊……但也正因如此,我才会无法放开你。

*虽然一开始脑得很兴奋,写到中后期我就觉得好可怜好可怜好可怜了,啊好痛苦,我想写小甜饼洗脑子……

这个分支点其实是有he可能的,就是上一章布兰克要提议跟希雅走。希雅虽然不愿意留下,但要是粘着她一起走,可能就半推半就地同意了,至少不会拒绝得太彻底,然而布兰克还舍不得没吸收完的魔力和魔王的位置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红楼之嗣子

顾盼盈盈

从今天开始当上帝

神圣天使

灵壶仙缘

大漠轻骑

大虫子的至尊惩戒

洛俞

七零之位面垃圾商人

穆烟

神医狂妃:天才召唤师

MS芙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