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明的路n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人质威胁(H),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(囚禁调教h),显明的路n,笔趣阁御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*有暴力描写,没有直接性描写,标注H是因为对我而言打耳光和用人质威胁就非常色(小声)

希雅好不容易才从高潮与窒息中取回身体的控制权,她艰难地睁开眼睛,向那狰狞的肉棒投去一瞥,嘴唇微动:“我不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莱斯的话中带着冰冷的笑意,最后一个字与响亮的耳光声同时响起,他没有再留情,将希雅打得整个人歪向一边,只因被锁链吊着才没有倒下,她柔嫩的脸颊顿时肿了起来,嘴角渗出血丝,这次是她自己的血。

疼痛比冲击感来的稍晚一些,希雅刚感到一侧脸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,另一侧脸颊就又挨了狠狠一巴掌,她被打得东倒西歪,整个人仅靠着纤细的手臂,以及被固定在墙上的手铐作支撑,即使镣环内侧垫着软布,白皙的手腕还是被磨出了一圈圈血痕。莱斯抓住希雅的头发,强行将她的脑袋拉向自己,他再次把肉茎抵在少女嘴边,坚硬的肉棒将她的脸颊顶得凹进去了一块儿。

“舔。”他冷漠地命令。

希雅不由自主地颤抖,她因纯粹的暴力而畏缩,甚至不敢看向莱斯,却又对此感到茫然:战场上最不缺的就是血腥暴力,虽然她从一开始就厌恶这些,但为什么现在似乎更惧怕了,几乎到不能忍受的地步?

是因为这段时间她被“保护”得太好了吗?即使自由被限制,即使莱斯偶尔也会露出狠戾的一面,但大部分时间里,她都有着被珍惜的错觉,一直陷于这柔软的床铺中,以至于她都忘记了,这才是她原本应该面对的现实。

“舔。”莱斯又重复了一次。希雅尝试着张了张嘴,满口的血腥味儿,脸颊又疼又麻,嘴角像是撕裂了,被掐紫的喉咙也传来阵阵剧痛。她说不出话来,于是垂下眼睛,无声地表示抗拒。

“希雅,我很喜欢你,我对你有充足的耐心。”

莱斯微热的手掌抚上她的脸庞,细细摩挲。

“但再多的耐心也会耗尽,不要总是挑战我的下限。”

脸颊的痛楚在他的抚摸下愈加鲜明,明明是温存的举动,却让希雅害怕得瑟瑟发抖,被禁锢的双手不安地交握。好可怕,好可怕,他好像变了一个人,变回了他应有的样子,不,比最初的他还要可怕……

她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,虽然想要表现得坚强一点,但还是控制不住地要往角落里钻,可背后就是墙壁,她挤了又挤,也无法将与魔王的距离拉远一寸,她又想哭了。

“不舔也行。”

出乎少女意料的,莱斯没有再做什么,他缩回手,若无其事地起身离开。

他走向了浴室。“你去哪里?”希雅注意到他行进的方向,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“你又不帮我舔,总不能指望我自己解决吧?不过我心情不是很好……”莱斯用轻飘飘的语气说着,“她来这里也够久了,是时候报废了吧。”

希雅心底一沉,她只能看见莱斯的后背,但说不清为什么,也许是生物面对天敌时的直觉,她本能地察觉到他是认真的,他会毫不犹豫地虐杀伊莉丝。

“不、不要!”希雅拼命挣扎,突然感到手腕一松,禁锢的魔力被撤去,而她因用力过猛扑倒在床上,她来不及起身,情急之下,索性直接滚下了床。

“拜托不要!”尽管被摔得头晕眼花,她还是努力撑起身体叫道,但手臂虚弱得可怕,她胳膊上的劲儿一松,前额重重磕在了大理石地板上。她的脑中一阵巨响,一瞬间仿佛世界都在离自己远去,她好像短暂地晕过去了几秒,然后被迟来的剧痛叫醒。

生理性的泪水不断溢出,少女几乎睁不开眼睛,她眨了好几下眼,才发现流下的不只有泪水,还有些红红的东西,她摸了摸额头,一手的鲜血。

她抱着些许期待的心情向莱斯望去,她看到他的手正搭在浴室的门把手上,他甚至没有回头。

深重的委屈瞬时将希雅笼罩,她想不明白,莱斯刚刚还在那么“温柔”地对她呀?虽然他总是不顾及她的意志,像是在养宠物一样,但至少态度上是想要珍惜她的吧?

但为什么现在如此的……甚至不能算生气,而是单纯的不在意,不关心。因为她太过不知好歹,激怒他了吗?

她第一次认真地思考,自己究竟是不是在恃宠而骄。虽然她不想承认,但也许下意识地相信莱斯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,所以才会不停地耍任性,不听话。她没有想过,如果莱斯不喜爱她了,她没有任何资本阻止他。

为什么才注意到呢,摆在眼前的只有一条路,要想保护自己在意的人,就只有讨好他啊。

受伤的地方疼得令她无法继续思索,更要紧的是,莱斯就要打开那扇门了,她奋力将手臂向前伸去,但不管怎么努力也够不到他的衣角。

“我会好好帮你……帮您舔的。”莱斯听到了仿佛被水润湿一般的声音,他转过头,看见少女匍匐在地,脑袋抵着地面,双手置于之前。因为手铐的限制与对动作的不熟悉,她的姿态没有多么标准,但足够表达臣服的态度。

“我会帮您舔的。”她再次说道。

莱斯微眯起眼睛,他饶有兴致地漫步走到少女跟前,用鞋尖顶住她的额头,示意她抬起头。

希雅缓慢而艰难地直起腰,于是莱斯看到她的前额有一大块血迹,细细的血流顺着她被打得红肿的脸颊滑落,她抖得很厉害,不知是由于痛楚,还是恐惧。

心底的某处被微微刺痛,但很快转为更强烈的兴奋,血液,暴力,反抗,最重要的是反抗之后的屈服,畏于强权的屈服,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东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红楼之嗣子

顾盼盈盈

从今天开始当上帝

神圣天使

灵壶仙缘

大漠轻骑

大虫子的至尊惩戒

洛俞

七零之位面垃圾商人

穆烟

神医狂妃:天才召唤师

MS芙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