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明的路n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亵渎的快感(高H),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(囚禁调教h),显明的路n,笔趣阁御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*有强行塞卫生棉条的情节,注意避雷。

*现实里塞棉条不会有快感,不要被我写的误导,文里之所以会有快感问就是希雅太敏感,问就是媚药后遗症!

*结果还没写到我说的很劲的剧情就快叁千字了……呃下章继续!

“唔……”

希雅闷哼了一声,她在浴室里就动了情,“莱斯”那一弹用的力道又不重,因而她并没有感到疼痛,只觉得有一股热流从下体直传上大脑。她爽得浑身发麻,腰部弓起,大敞开的双腿间泄出淅淅沥沥的水滴。魔力形成的触手绑上少女的双乳,将白软的乳肉挤压成一团,细小的分枝绕着乳尖划来划去,等到乳尖微微凸起后,又缠着它们研磨,让刚回过神的少女惊慌失措地大叫:“不、不要!不要碰那里!”

也许是因为高潮就来源于阴蒂附近的某处部位吧,玩弄阴蒂所产生的快感像是高潮的前奏,高潮的一部分,身体很轻易地就能接受并习惯,她虽然厌恶敌人给予的快乐,但快乐依然是快乐。

而被爱抚乳首时,她感受到的是截然不同的,和性快感并不相干的感触,“莱斯”说那是舒服,但她的体感就是难受,胸口酸胀麻痒,好像有羽毛在重重擦拭心脏,渐渐地也分不清到底是乳首还是心脏难受。

这根本不是性快感!理应不是……但为什么呢,被玩弄乳尖时,她却湿得更加厉害,腿间也愈感空虚,颤抖得仿佛已经绝顶。

好可怕,好可怕,拜托停下来!!她脑内一片空白,整个人在床上扭来扭去,唯一所想的就是避开触手的攻击,但她的手脚都被牢牢固定在一处,没有多少挣扎的空间,她又奋力扭转身子,想翻过身来把触手蹭掉,但不管如何努力都是徒劳,透明的触手紧紧贴在她的双乳上,尽职尽责地带给她失控的、灭顶的快感。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

她的眼睛又变得湿漉漉的,发出哭泣一般的呻吟声。

“莱斯”看得又好气又好笑,每次都是这样,做些毫无意义的蠢事惹火他,被教训了又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,这都几次了,怎么就不见学好?

“你明明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过得舒服,对不对?”

“不要……”她的声音也湿漉漉的,听不出是在反驳他的话语,还是在求饶,“莱斯”正在气头上,也懒得安抚她,他扒开少女的小阴唇,满意地看到小穴一张一合地吐着热气,似乎在迎接什么。

他将棉条顶部抵在穴口,慢慢向里推,少女立刻发出痛苦的吐息,棉条只有她的食指粗细,但她毕竟未经人事,突然感到有什么在入侵体内,紧张得性欲都去了大半,刚刚还吸个不停的腔内媚肉不再蠕动,棉条还没进去叁分之一,就被闭合的甬道推了出来。

“……放松一点。”

很显然“莱斯”的劝慰没什么作用,他无奈地在阴蒂上也加了条触手,包住挺立的肉芽又舔又吸,把小小的肉芽玩得红肿不堪,女孩因过强的刺激发出短促的尖叫,腰肢猛地弹起又落下,大腿颤抖着泄出一大滩淫水。

等到她呼吸暂停,大腿绷直,眼看就要登上绝顶时,所有触手的动作都停了下来。少女已经无力思考,只知道有什么应该要来却没有来,她难耐地握紧拳头又松开,嘴里嗯嗯啊啊地叫着,脑袋无意识地左右摇晃,下体不住收缩,但不管怎么收缩找寻,都找不到能给她带来快乐的东西。“莱斯”趁机又试了一次,还是有着阻力,但她流了这么多淫液,异物又这点尺寸,硬塞进去也不可能受伤,他不顾甬道内微弱的抵抗,坚定地将棉条向内推去。

“嗯……嗯啊啊……”

她的声音又染上了痛苦的色彩,但更多的是兴奋,朦胧的眸子里尽是渴望,她不由地夹紧了小穴,棉条推进得愈加困难,但更大的阻力带来了更强的摩擦,也即是更强烈的快感。

只可惜那异物太小也太短了,她还没来得及感知更多,一切就结束了,她怔怔地张着双眼,双腿无助地磨蹭,鼻音变得更重了,委屈得像是马上要哭出来。

好了,塞也塞进去了,“莱斯”抬眼望向希雅汗津津的脸颊,她看着辛苦极了,可他的火气还没消,不想太快放过她。索性他自己也舒服一下吧,射出来后再给她解决。

怎么做呢?和上次一样吗,还是……“莱斯”的视线转来转去,最后落到了她白皙的双乳上。

他握住那对酥胸,尺寸不是很大,一手就能包住,他将两边的乳肉往胸口推去,勉勉强强能做出一条乳沟,也不知道用起来滋味如何。

他解开压制的魔力,将意识朦胧的女孩摆成跪坐姿势,双手上举固定在墙面,然后将完全勃起的阳具贴紧她的胸膛,将乳肉推往阳具,慢慢抽送。

“唔……”他发出低沉的呻吟,触感是不错,绵软而有弹性,是和性交完全不同的体验,就是小了点,肉棒有一大半都露在外面,做着并不畅快。

虽说如此,却有着强烈的心理刺激,少女的乳房形状姣好,在灯光的映照下白皙到几近透明,仿佛玉做的艺术品,紫红色的肉茎在乳沟中进进出出,看着竟有种亵渎的快感。而少女因被放置在极乐边缘,所有感官都敏锐到了极点,即使只是乳肉被捏紧,也会半眯着双眼发出咿咿呀呀的淫叫,眼中春意萌动,甚至主动挺着奶子想要贴近他。

“莱斯”起了些欺负她的心思,他故意放开少女的双乳,后退了一步,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她亦步亦趋地想要靠近,却被手铐限制而不得不停下,只能无助呜咽的模样。

说到亵渎,她还是神选的勇者啊。“莱斯”最近总是忘记这一点,因为被禁锢住的少女显得太过柔弱,而动情时又太淫荡……虽然是那种本人毫无自觉,一旦清醒就归于无痕的淫荡。

他回忆起了希雅在战场上的身姿,虽然面容和行事都尚且稚嫩,但没有人怀疑她是个优秀的,或者说,努力的战士。那时他可想不到包裹严实的军服下会是这么脆弱纤细的身躯,更想不到她在床上的反应如此惹人怜爱。

人类最强国的小公主,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魔法师,所谓的神眷者,在他这个假冒的魔王身下婉转承欢。

一出生就被定义为弃子,被神和命运所抛弃,连名字都没有的他……可那又如何?他还是得到了最好的东西。

“莱斯”说不清这是成就感还是报复欲,他俯下身体,咬着少女的耳垂说道:“勇者大人被我操奶子操得爽吗?”

“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”“大家都在看着啊,神也在看着,看你对着魔王求欢呀。”

她的呻吟静止了一瞬,茫然的眼中显出挣扎的神色,无力垂着的双手重新捏成拳头。

她居然还打算反抗。

“真可爱。”

“莱斯”轻笑道,他的手指重重划过少女挺立的乳尖,于是好不容易鼓起的气力又成了徒劳,她眼睛一翻,又陷入了情欲的深渊。“所谓神眷者,生来就是要做我的奴隶,要被我肏的啊。”

他低头吻去希雅眼角的泪水,命令她胸乳上的触手再次活动起来,于是少女的娇吟声愈加婉转,分不清是快乐,苦闷,渴望还是抗拒。

美妙的淫乐令“莱斯”更是兴奋,他胯部施力,贴着希雅的胸膛快速抽送,白皙的乳肉被磕碰得显出数道红印,做到忘情处,他捏住少女的乳尖按压揉搓,又使劲一掐。

“嗯啊……啊啊啊!”

混合着刺痛的激烈快感令少女无法自控地翻起白眼,浑身抖似筛糠,尖叫声响到一半就堵在了嗓子里,大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她的小穴剧烈痉挛,与以往不同,现今穴内多了一件异物,虽然细小,但依然存在。阴道自发痉挛的强度可比她主动收缩的大多了,每缩紧一次,棉条附近的媚肉就被挤压一次,生平第一次体会到的奇妙快感,让她爽得都忘记了自己是谁,点点滴滴的津液从嘴角溢出,滴落到胸乳上。

“莱斯”几乎以为少女高潮了,但她的眸子依旧无神,神思不知在何处飘荡。

也对,还没怎么开发过,不至于到光玩奶子就能绝顶的程度。

虽说如此……“莱斯”往少女的下体望了一眼,那里的床单湿了一大片。

原来棉条是不吸淫水的呀,他知晓了一件没什么用的小知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红楼之嗣子

顾盼盈盈

从今天开始当上帝

神圣天使

灵壶仙缘

大漠轻骑

大虫子的至尊惩戒

洛俞

七零之位面垃圾商人

穆烟

神医狂妃:天才召唤师

MS芙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