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明的路n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喂食,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(囚禁调教h),显明的路n,笔趣阁御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“莱斯”走出浴室时,希雅仍沉沉睡着,见她一时不会醒来,“莱斯”握住她的一只手腕,在手铐中输入魔力,将其打开。

这副用奥利哈刚打造的镣铐,刀剑不入,没有锁孔,只有在感受到主人的魔力时才会变幻形状,好用倒是挺好用的,也不知道莱斯从哪里找来这么多奇怪东西。

少女的手腕上有着一圈圈血痕,有些创口凸起着,轻轻按上去有点发烫,“莱斯”不由自已地伸出舌头,舔了一下。

没想到血的味道竟也如此好。

他连忙控制心绪,在伤口上施加治愈术,这种皮外伤很快就痊愈了,少女的手腕又变得皓白如雪。其实还是带些伤更好看呢……

虽然心里这么想,“莱斯”还是将铐子内环变大了一点,在其中垫上动物皮毛。

握着希雅的手,“莱斯”突然有种奇特的满足感,就好像在给自己的宠物疗伤,看它渐渐好起来的那种成就与安心感。

真是一只漂亮的宠物啊,行为模式也很可爱,最重要的是,她完全依附于自己,“莱斯”感觉自己的心忽地柔软起来,不知不觉弯起了嘴角。

虽然露着柔和的微笑,“莱斯”还是保持着警惕,治疗完一只手或脚并锁上后,才解开另一只。治完最后一只脚时,他手中的脚踝微微颤动,他抬起头看向希雅,只见她皱着眉头看着自己。

希雅一醒来就看到魔王握着自己的脚摩挲着,脸上还挂着意义不明的微笑。

这个变态!

她使着劲儿想把脚拔出来,但稍微一用力,脚上就传来巨大的握力,仿佛骨头都要被捏断,她尝试了两下,就痛得冷汗直流,只得放弃。

下体也有些奇怪的感觉,痒痒的,涨涨的,有点想用手去摸……好像还湿漉漉的……那是什么啊?但魔王就在眼前,她没法掀开上衣去检查自己的身体。奇妙的快感让少女有些坐立不安,她愈加嫌恶地瞪着魔王,但对方似乎没有和她过不去的打算,将脚重新锁上后,他坐到床头,端起一碗粥,舀起一勺,吹凉后送到她嘴边。

希雅像看鬼一样的看着他,不敢相信魔王会做出如此温柔的举动。食物的香味一个劲的往她的鼻子里钻,那只是普通的稀粥,但两日多没有进食,白粥也如同珍馐。

她艰难地咽了两口口水,将头扭向另一边。

“不是不想死吗?不吃饭的话可活不下去。”耳边响起魔王的声音。

是这样,现在耍脾气毫无意义,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,但是……“我自己吃。”

总觉得被他喂食充满了羞辱感。

“你有力气抬起手吗?”

“……你解开我就不用这么麻烦了。”

“不要撒娇了,来吃吧。”“谁在跟你撒娇啊!”希雅大叫,因为激动而头晕目眩,意识模糊间,她感到嘴被扒开,被塞进了食物。

真的好饿啊……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喊着需要能量,胃部筋挛着疼痛不已,明明将食物吐出是那样简单的动作,她却怎么都做不到。少女含着粥挣扎了许久,最终还是坚持不住,在吐和咽之间选择了后者,咽下后,她的眼中蒙上了因屈辱而生的水雾,眨了眨眼睛后,眼泪就落到了被子上。

“怎么哭了?”

“莱斯”的声音异常柔和,但她却连一句“要你管”都说不出,只是沉默着将脸转向一边。

做了那么过分的事,说她连奴隶都不如,她应该反抗到底的,但还是吃下了他手喂的食物,这让她觉得自己没用极了。就算肉体不听使唤,至少精神上也要……

可是好饿……还想吃更多……

胃部抽搐着传来更剧烈的疼痛,少女紧紧咬住下唇,一言不发。

“我知道了,我让你自己吃,好吗?”

“莱斯”叹了口气,将粥碗塞到了希雅手里,然后握着她无力的双手,将碗举到嘴边。现在理应是调教的好时机,但希雅的身体这样虚弱,“莱斯”害怕继续僵持下去她会不小心死掉。

居然要担心她不小心死掉……真是脆弱啊,但也愈加让他心生怜爱。

“这样可以了吗?”

仅是被魔王的手握住,希雅就觉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脸上难掩嫌恶,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看到“莱斯”收回了手,可她已经脱了力的双手,仍好好停在原处。

是法师之手,她立刻认出了这个法术,那是用魔力形成的手,很是方便好用。“这样可以了吗?”

为什么要顾及她的心情到这种程度?希雅觉得困惑极了,明明之前那么冷酷……不,明明他的本性就该是残暴的,可为什么时不时地就会摆出这种异常的态度?

食物就在手中,也没了必须反抗的理由,已饿得神志不清的少女捧着粥碗,小口小口地吞咽,喝完了一碗粥,她感到身体暖和了起来,人也好像活了过来,看向魔王的时候,竟有了种古怪的亲近感。

“……”

她低下头,试图冷静一些,然后抬起头再次看向魔王。果然还是有种说不清的感觉,只觉得他的面目不是那样可憎了。

产生这个想法时,希雅的心渐渐冷了下来。她攥紧手指,平静地问道,“你是想驯化我吗?”

她对于调教这种事不甚了解,但曾经听说过“熬鹰”:抓住猎鹰后,蒙住它的眼睛,不让其进食和睡觉,等熬到它意志崩溃时,给它吃几块肉,它就会认那人为主人。

“是怎么样,不是又怎么样?”

“好像我也没法怎么样。”希雅又扭过了头,“只要时间够久,方法得当,你总会成功的,就算我再不愿意也……只是……”只是,和面对死亡时一样,她感到不甘心极了。

“莱斯”原来觉得她的话音软糯,但那不过是带着哭腔时给人的错觉,精神稍微好了一些后的她,声音其实有些冷清。

他看着少女的侧颜,思考该说些什么,驯服一个人类的确只是技巧和时间问题,此刻,就该按费利西斯说的,展现威严,让她知道规矩……

“对不起。”

但他最终没有顺应理智行动,他低下了头,向她道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红楼之嗣子

顾盼盈盈

从今天开始当上帝

神圣天使

灵壶仙缘

大漠轻骑

大虫子的至尊惩戒

洛俞

七零之位面垃圾商人

穆烟

神医狂妃:天才召唤师

MS芙子